阅读文章

别耽误时间了

[ 来源:http://www.dyxfcpj.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这里,得汶,来这边!”一个男人抓住他的胳膊,努力从楼梯上抬他。魔鬼在他背后喘着气,得汶并不确切知道这家伙是谁,而且一下子对他周围的声音也没感觉,有阳光了———明亮的、耀眼的阳光。对得汶来说,就像是他走下楼梯的最后一段路。他发现自己不再在里面了,而是出了门。明亮的阳光照在进入时光隧道楼梯的尽头的一条布满灰尘的圆石路上。魔鬼又扑过来,它的爪子抓住得汶的手腕。他来回甩着手,用有力的胳膊肘撞着魔鬼,魔鬼疼得哇哇大叫起来。“把它送走,得汶,”男人大喊着,“你能做到!”得汶将那怪兽从后背甩掉,转过来面对着它,那家伙张开嘴露出黄牙,向外滴出许多绿色的唾液。“你有力量。”男人对他说,“你是夜间飞行的力量!”得汶刚明白这个旁观者是谁:和他第一次下楼梯时看到的那个穿着褐色的长袍、带着头罩、留着长白胡子的是同一个人。“赶走它,得汶!”男人催促他,“趁它还没又来进攻!”得汶把注意力再次转回魔鬼,它想跳起来,丑陋的黄眼睛忽闪着。“你有力量,得汶,你是夜间飞行的力量!”“回到你来的地方去,”得汶大喊起来,“我命令你!滚回地狱去!”那东西尖叫起来,丑陋的脸仰向天空。然后被吸进空中,摇摇晃晃地变得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干得好。”留胡子的男人大声叫着。得汶喘着粗气倚在一个建筑物上靠着,眼睛扫视着周围。一个小男孩早就过来观看这场战斗了,得汶看见他正站在一个村庄的广场,许多人正从二层楼的窗户上盯着他看。从这些建筑物的建筑风格———一半是木头盖的黑白相间房子,平平的拱门,很多棋子似的烟囱聚成群———得汶意识到,他是在英格兰的都铎。“我的时光倒转了,”得汶自言自语。“回到了伊泽贝尔这个叛徒的时代。”“这孩子一定是个魔法师,要去做他想做的。”人群里一个男人大声说。“他一定和女巫是一伙儿的!”“你这么认为可真够蠢的,”留胡子的男人对他说。“你亲眼看见了他在这儿所做的。他把那个肮脏的魔鬼送回地狱了,它和这几个月来破坏你的家、折磨你的家人的魔鬼是同类。”“他能帮助你的!他能阻止女巫干坏事儿!”人群中窃窃私语,人们还是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他。“我———我要去了,”得汶应付着说。“对,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男人抓住他胳膊说,“我善良的人们,今天你们在这儿所见到的将会使你们的苦难结束。全世界伟大的夜间飞行的力量都到英格兰了。他们向祖先告之纽约的女巫的恶行。”得汶仔细看着这男人,他以前见过他,不只是在他最开始下楼梯的时候,别的地方也见过。可没时间想这个了。“看,”得汶对男人说,“我的意思是得回去,回到楼梯上,回到我自己的时代,我的朋友正在危险中。”“不过你来这里是为了打败女巫的,你还没做到吧?”得汶对他挤出一丝微笑,“我得尽力在我自己的时代完成那件事。真的,我得走了。”男人松开了抓着胳膊的手。得汶做了个深呼吸,开始穿过广场,朝楼梯走去,只是建筑物边上一些石头台阶通向一个木门。“别走!”一个老妇人冲出人群哭喊着。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她一下子抓住得汶的手。“别离开我们!她已经杀了我全家!从女巫手下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又有人喊了起来。得汶回过头不悦地看着他们。“哟,看,我真的很遗憾———”“烧死女巫!”人群之中开始唱起来。“你一定要烧死女巫!”“我———我没时间了,”得汶抗议着说,他感到又荒谬又自责,然后他又想起他的朋友们。“塞西莉、d.j.、马库斯和艾娜都快要死了。我每耽误一秒就多一分可能。”“看,”得汶说,“我告诉你们这些,她会被烧死的,我知道,我是从未来来的,我读过关于她的事,她会被烧死的,你们也会平安的。”他迅速转过身去,不想再看见他们迷茫的,可怜的表情。他赶紧上了楼梯,可他停在了门外面回头看。“这是通往未来的大门,”他冲下面的人大喊着,“请相信我,你们的每件事情都会好起来的。”人群用迷惑的表情看着他,还是一片沉默。他打开了门。一个女人尖叫起来:“救命啊!”她大喊着,“托马斯,救我!”她在洗澡。得汶咽了口唾沫。他环视着这屋子。这不是乌鸦绝壁。这是一个十六世纪的小旅馆,一个中年妇女坐在一个盛满水的圆木桶里。当女人的丈夫———托马斯———从另外一个门闯进来时,这个丈夫气得眼睛都快从头里冒出来了。“我搞错了!”得汶大喊。“我抱歉!”他冲向门外,砰地把门关上。下面的人群哄笑着。“通向未来的大门?”一个男人大喊着。“这门是贝斯夫人的小旅馆,我肯定是。”得汶尴尬得脸上发烫,人群疏散了。人们笑着摇摇头,他们对他的信任也消失了。“嗨,”得汶在他们后面喊,“我还想为你们设法去踢那个魔鬼的屁股,把它踢回地狱。”“他们很感激他,”留胡子的男人在楼梯脚下对他说,“可他们在寻找一个救世主,而不是个弄错路进入一个女人浴室的小男孩。”“这些是楼梯呀,对不对?我从未来来时下的那些楼梯呀!”“的确是,”那男人看着得汶挠着头下来时说,“可进入时光隧道的楼梯出现又消失了。谁知道它下次会在哪儿再出现———毕竟任何地方它都能出现。”“但,它必须出现,”得汶绝望地说,“我得回去,我得去救我的朋友,他们都快被杀了。”戴着头罩留着胡子的男人用睿智的、长者的眼神看着他。“我的孩子,你的朋友不在危险中。”“你凭什么那么说?我刚刚离开他们———魔鬼们被放出来了,我知道艾娜和d.j.已经倒下了,塞西莉也快被打死了。”男人笑了起来,“我的孩子,现在是1522年,我们伟大的君王亨利十年。你的朋友不在危险中,他们甚至要等接近又一个五百年才会出生呢。”得汶看着男人深陷的蓝眼睛说,“现在我想起我在哪里见过你了。”他说,“在我看《教化之书》时,在我看到的场景里见过你,不一样的是,那时你总穿着带着星的紫袍子。”“哦,是的,那是我的礼仪服装,明天是盎格鲁-撒克逊会议的开幕式,我还要穿上。”他笑了,“让我来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威格拉夫,英格兰西南部夜间飞行的力量学校的老师,我是个监护人,我一直在等你,得汶·马驰。”得汶有点怀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有人让我在这个地方迎接你。有人向我做了关于你的情况的专门详细的介绍,有人告诉我你可能有点迷失方向了。”“谁让你来迎接我的?”“以后再告诉你吧,”威格拉夫用胳膊搂着得汶的肩膀对他说,“我们先得让穿上专门的衣服。”威格拉夫读着得汶的t恤衫上的字,“阿波勒罗母别和菲奇是什么意思?这是你们时代的魔法师吗?”得汶笑了起来,“只是针对十几岁孩子的产品。”监护人显然对得汶说的话没什么思路。“跟我来,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个正好成对的饰物和一双靴子。如果你打算参加盎格鲁-撒克逊会议,你一定不要———”他犹豫着,努力想着那个让人不舒服的词,“偷偷地———到达那里。”他们沿着满是灰尘的圆石路走了大半天。街道的阴沟发出腐烂的猪肉和鸡肉的臭味,混合着腐臭的人的味道,老鼠到处聚着堆儿。他们从窗下经过时,一个女人倒了一桶褐色的菜汤下来。汤溅到阴沟里,得汶向后退了一下。“我猜缝纫机还没发明出来呢。”得汶掩着鼻子说。“缝纫机?”威格拉夫问道。“什么是缝纫机?”“哦,相信我,你会喜欢它们的。”他打着颤。他们沿着一条小窄路向前走着。“告诉我有关威特那哥摩特的事儿。”“不行,”威格拉夫低声说,“到处都有太多的原因。你前一阵的露面已经成了新闻,迅速传遍全城了。”脑子里的声音告诉得汶,他可以信赖威格拉夫。尽管能够参加一个盎格鲁-撒克逊的会议极吸引得汶,但他还是对自己从战斗中溜出来,留下塞西莉和其他人感到不安。可怜的亚历山大还是个臭鼬被关在装狗的箱子里。“可亚历山大还没出生,”得汶提醒着自己,“塞西莉或者他们中任何一个都没有出生,所以他们怎么能在危险中?”这使他心里有点慌乱。他跟着威格拉夫穿过窄道尽头的木房子的小门。黑色的橡木撑着刷得白白胶墙,房子的第二层从第一层凸出。他们爬上陡峭狭窄的台阶,进了一个小屋子。从窗子那儿可以看到下面的街道,除了窗子附近有一张木桌和两把椅子以外,就再没别的家具了。屋里还有一个雕刻精美的木箱子。得汶认出,刻的是一个魔法师和一条龙战斗的场面。“是萨根吗?”他问威格拉夫。“看上去挺像我看过的他的照片。”“没错,的确是,箱子上描绘着萨根大师杀龙的故事。”“他的照片和他本人不是十分像。”得汶有点得意地笑了,“我知道的,我亲眼见过他。”“你是他的第一百代子孙,”威格拉夫一边开着箱子盖儿一边说,“告诉我,他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吗?”得汶只是低声哼着看着别处。他回过头看威格拉夫时,这个监护人只是笑着。他似乎知道得汶对碰到他有名的祖先感到不太满意。“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事呢?”得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他的第一百代传人呢?”“现在别管那个,把这些穿上。”他递给得汶一条带有衬垫的马裤,一个织有金银丝浮花镶着皮边的绸缎紧身上衣,还有一顶皮帽子,“是貂皮,”得汶想。他用痛苦的表情看着这件衣服。“我必须要穿这些东西吗?”“对,不是让你吃了它,”威格拉夫把胳膊叉在胸前。“请吧,得汶, 棋牌二人麻将官方网站别耽误时间了, 二人麻将游戏手机版穿上。”得汶答应了他的请求, 打麻将可以提现的平台“我看上去像小地主福特罗瑞。把貂皮帽子戴在头上像个活泼的小天使, 手机棋牌游戏塞西莉会讨厌的,因为这是真皮,她十分关注动物的权利。”“你看上去像个真正的英国乡绅。这些衣服穿上正合适,随意地在四处走走也是必要的。”“可为什么我在这儿?我想我只是走错路了,下了楼梯进入了时空隧道。可你在期待我的到来。”“是的。”威格拉夫用手示意他坐在桌子旁。他们向外看看下面的街道,“你看,得汶,太黑了。看看村民脸上的恐惧表情。看看他们是怎样在里面拉上百叶窗,关上大门提防女巫的。”“伊泽贝尔这个叛徒。”得汶说。“是的,有人告诉过我,那就是如何将女巫记入夜间飞行的力量历史了。可现在她只是作为金雀花王朝的伊泽贝尔、纽约的女巫为人所知。”“她声称自己是皇家血统,”得汶说,“她想推翻亨利八世。”威格拉夫点点头,“这儿和大陆上有许多人就想着篡国王的权。她已经与人结盟了,是保护她的安全的重要结盟。同时,她还破坏了村庄,通过地狱那帮家伙的帮助,建立起了自己的军队。”“那么,我对此该怎么办?”“那些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告诉我,你会在这个特殊日子从未来到达,你和女巫的事是命中注定的。”威格拉夫笑了。“今天早些时候,我想我的指令可能错了,因为你出现了,可是又转身回到楼梯,消失了回到你自己的时代去了。”得汶笑起来,“那不是今天,是几星期前了。”威格拉夫又笑了,“我的孩子,你得放弃你的时间概念,一个人一旦开始通过时空隧道游历,时间就不是长长的直线了。对你来说的几星期前是没意义的,对我们来说只是几小时。”“真是怪异。”“我想你的意思是时间让人很迷惑。的确是,一开始我自己也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来领会这个概念,可当然我有个优势,那就是一个精通时间的夜间飞行的力量对我作了解释,”威格拉夫停了下了来,“这个人,实际上正是一百多年前让我今天等你的那个。”“谁,威格拉夫?谁告诉你跟我见面的?”“他的名字是侯雷特·穆尔。”得汶震惊了,“侯雷特·穆尔?但是不可能呀!侯雷特·穆尔甚至就像我的朋友那样还没出生呢?”“我刚才给你讲什么了?侯雷特·穆尔建造了这个通向时光隧道的楼梯。他已经可以到过去和未来旅行了。”“可我从没遇见过他。我来乌鸦绝壁的很久以前他就死了。”威格拉夫用拳头轻轻敲着得汶的脑袋,“你的脑袋是木头做的吗,孩子?你专心听我说的任何一件事了吗?时光隧道不是按你一直想像的次序来走它的过程的。你会在某一点上遇见侯雷特·穆尔的。按你自己特殊的时间连续统一体,那还没有发生。可当他旅行到1304年———当我只是个九十九岁的小伙子时———他就已经遇见你了,他知道你要在第三个千年的初期展开反对伊泽贝尔这个叛徒的斗争。他也知道你会在1522年到这儿———日期恰好是今天,他让我等着你。”威格拉夫笑了,“他知道你会有点发懵。”“混乱得理不开,”得汶揉着太阳穴说,“这是督促我出去,威格拉夫。”“把你的心思放在眼前吧。那里什么事儿也没有。”“可塞西莉———”得汶没说完,因为他被下面街道上的巨大的嘈杂声吸引过去了。一个男人正在指着天空大喊大叫。一个巨大的魔鬼映入眼帘———一个像猿一样的怪物,后背长着翅膀,得汶不由得想起来自《欧兹的男巫》里长翅膀的猴子。“下面需要你去处理。”威格拉夫干巴巴地说。“让超人去营救他们吧,”得汶有点懒散地说。他咬着指头来到大街上。猴子已经飞到了二层窗户,那男人正向他扔着石头。“他要带走我的孩子!”男人惊恐地大喊着。“嗨,男子汉大丈夫,别着急,”得汶说,“我来摆平它。”魔鬼转过身看着街上的得汶,嘶嘶地叫着。它从空中向它冲过来。得汶紧紧抱着自己。它没冲过来。魔鬼定在了半空,丑陋的脸上是一副惊愕的表情。什么东西在后面抓住了它。得汶看到这个怪兽突然用翅膀转了一圈———被一个看上去极像塞西莉的女孩抓住了!“回到你臭烘烘的世界!“女孩喊着,用一只胳膊猛地把它仍向村子屋顶上方的天空。“夜间飞行的力量已经到了!”窗子里的男人大声喊着。“夜间飞行的力量来救我们了!”女孩冲得汶笑着,“你必须快点儿,我的朋友,只要你去做,就别耽误事了。我们给了它们太多作恶的机会了。在它们还不知道时,把它们从后面拿下。”“塞西莉吗?”他结结巴巴地说。“我的名字叫盖瑟丽。”她笑着走近得汶。他被她们惊人的相像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们长得一模一样。“我来这里参加盎格鲁-撒克逊会议,你呢?”显然她认出了他是个夜间飞行的力量的同伴,得汶结结巴巴地作出一个回答:“我是———得汶·马驰。”“一个奇特的名字,是英文吗?”他考虑着该让她知道多少,并决定要小心点儿,“哦,是的,是英文。”他细想着她的口音。和威格拉夫说的古英语不同。“可你不是这儿的,对吗?”“我从弗兰达来。我父亲叫阿日努尔夫,我母亲叫西比拉·根特,我们是荷兰的威尔荷尔姆、伟大的夜间飞行的力量艺术家的家族。”她笑着,显然对自己的家族十分骄傲。“得汶·马驰,你是什么家族的后人呢?”“哦,我———嗯———哦,我是萨根大师的后代。”盖瑟丽扬起眉毛。得汶咽了咽唾沫,“我是夜间飞行力量,企业动态我就知道这些。”她显示出迷惑不解的表情。“我要的是个吸引人的故事。你不知道,对你的出身一无所知?”“一点也不知道。”这是个新的声音。得汶转过身。是威格拉夫,“这孩子现在在我的监护之下,盖瑟丽。”“威格拉夫!”女孩急忙跑向他,热情地拥抱他。“我好想见到你。”“你们俩认识?”得汶问道。盖瑟丽转向他,“几年前我在英国西南部的学校时,威格拉夫是我的老师,你不也去那里吗,得汶·马驰?我认为所有的夜间飞行力量的孩子都应到那里去培训。”“很抱歉地告诉你,培训不是为这个年轻的大师准备的。”威格拉夫对她说,“还没有人给得汶讲他的继承物,直到最近。”“是的,”得汶承认,“我有很多方面需要提高。”盖塞丽似乎很迷惑,“可你像我的父母和我一样,来这里是为了参加盎格鲁-撒克逊会议吗?”得汶耸耸肩。“威格拉夫告诉我的。”“我是第一次,”盖塞丽忽闪着睫毛笑着对他说。得汶脸红了,她是在和他调情吗?她看起来和塞西莉那么像,他明确感到被她吸引了,真是不可思议。他有种犯罪感,可在对她回以微笑时,他又完全自然了。“我父亲说明天的会上在正式开幕式之前有个秘密。”盖瑟丽告诉威格拉夫。“那事你得小声点儿,”威格拉夫告诫她。“你说话小点儿声,女巫哪儿都有耳朵。”得汶靠近他们:“这个秘密会议,是关于伊泽贝尔的,对不对?”威格拉夫点点头,“夜间飞行的力量决定一定得做点事了。她正式被称为一个叛徒。”盖瑟丽发抖了,“我以前听说过叛徒,那么她是我打败过的,放出魔鬼的那个了。”“伊泽贝尔放出过很多魔鬼到这世界上,”威格拉夫解释说,“一定得消灭她。”“可怎么消灭呢?”盖瑟丽问道。“那得由夜间飞行的力量决定,而不是我。”威格拉夫叹着气说,“我只是个监护人,”他用胳膊搂着两个年轻人,“盖瑟丽,现在带我们到你父母那儿,我想我年轻的监护人也想见他们。”他当然想见他们。让得汶吃惊的是,盖瑟丽的母亲正像格兰德欧夫人,不同的是西比拉是亲切、热情待客的,他坐在火炉前时,她给他倒了杯热汤。这时,盖瑟丽的父亲不在凯尔文都房子的套间里,在盎格鲁-撒克逊会议期间,他把这些房间借给一些英国夜间飞行的力量了。得汶想知道阿日努尔夫看起来是否像塞西莉的父亲。当然,得汶无从判断,因为他从未见过彼德·格兰德欧,甚至一张照片都没见过。可当盖瑟丽的父亲走到门口时,得汶惊呆了。泽兰德的阿日努尔夫酷似罗夫·曼泰基的样子!“得汶·马驰,这是我父亲。”盖瑟丽说。阿日努尔夫站着比罗夫高,正用罗夫那样有洞察力的绿眼睛看着他。“欢迎你,我年轻的朋友,威格拉夫告诉我你不认识你的父亲。真是件遗憾的事,我希望你能弥补这一缺憾。”“我肯定会的,”得汶对他说,“我一定会弄清楚我是谁的真相。”得汶看着这些人。得汶发誓他们是罗夫、塞西莉和格兰德欧夫人为某个时装晚会而打扮一新,而阿日努尔夫和西比拉夫妻之间互相温暖的拥抱使得汶确定他俩和二十一世纪的两个敌人是不同的人。然而,它让得汶瞥见阿曼达·穆尔和罗夫·曼泰基之间曾经共享的挚爱。一种现在已经变成敌意和仇恨的爱。现在变成的?啜饮着长木桌上的啤酒,得汶再次提醒自己,时间已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没有现在,“只有眼前———这眼前是1522年。”不仅罗夫,格兰德欧夫人也不能开始他们的宿怨,他们还没出生呢。他们的祖父母,他们的曾祖父母———甚至连他们的曾曾曾曾曾祖父母———也还没出生呢!可他只是想找到返回自己时代的路,如果他被困在这里怎么办?如果那是伊泽贝尔的计划又该怎么办?把他送到这儿,以便于她在未来的乌鸦绝壁的统治,可能她知道她在这儿打败了他,而且把他从二十一世纪弄到这儿来实现他的命运。突然间一切都开始让他厌恶起来。“再来点啤酒吧,年轻的朋友。”阿日努尔夫问他。“行,”得汶说,在现实生活中,他还不够喝酒的年龄。可在十六世纪,他已经是个男人了,十四岁都已经结婚了,拥有自己的财产,可以行军打仗了,这些是他在魏斯白先生的课上知道的。他忍不住皱着眉头跟自己发怒。“我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在墓碑上倒着写日期的人,我出生的年月将比死亡的年月还晚。”“得汶·马驰,”盖瑟丽绕了一圈,回到得汶坐的桌子的后面,“想和我去外面走走吗?今天是满月呢。”他喝啤酒喝得有点醉了,“好的,”他说,他起身要离开时,注意到威格拉夫冲他微笑,然后这个监护人又回到与阿日努尔夫和西比拉关于明天要举行的神秘夜间飞行的力量会议的讨论中去了。门外村庄十分安静,表面上看来似乎荒无人烟,“他们都害怕了,”盖瑟丽说,“这个女巫———我估计她已经控制了一个非常大的入口。”得汶看着她:“你曾进去过一个地狱?”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当然没去过了,你去过?”“是的,”他淡然地说,“我进去是救个孩子。”盖斯丽似乎惊呆了,“你进入一个地狱去救一个山羊。”得汶笑笑说:“不,一个人的孩子,一个孩子,一个小孩子。”她的眼睛不解地来回转着,“那么你让他活着出来了?哦,得汶·马驰,你真是勇敢啊。”他笑了。他喜欢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特别是她前一阵用拳头连着打那个魔鬼。“你知道,”他说:“和夜间飞行的力量父母身边长大,去一个夜间飞行的力量学校,一定很不错。我生命的全部就是要知道我的魔力是什么,为什么我能做其他孩子不能做的事情———其他孩子———不能做的。”“我想对你来说那会很难,”盖瑟丽冲他笑着,月光反射在她的脸上,“告诉我,得汶·马驰,你订婚了吗?”“订婚?你的意思是结婚?”她点点头。“哦,我来的那地方十四岁太小了,不能考虑那事。我的确有个女朋友。”他笑了,“你提醒了我。”盖瑟丽似乎是回想着那句话,“你打算回到你来的那个地方吗?”他叹口气,“但愿如此,可我不敢肯定我会知道怎么回去。”盖瑟丽把他的手放到自己手里,“可能你会和我回到我的国家。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很美的。郁金香正在生长。我们能在运河上乘船……”得汶开始有点脸红,他设法换了个话题。“那么,他们在夜间飞行的力量学校教什么?你学的———?”他的目光被穿过街道的什么东西吸引过去了,一个小小的、在阴影里潜行的东西,月光的碎片突然让人能看出出它是什么———或者,是谁。是伯爵恩·弗克比亚德。“得汶!”盖瑟丽喊叫着,“它只是个土地神!”可他沿着街道向这个小男人追去。尽管得汶喊着让他停下,伯爵恩还是继续在阴影里快步走着。盖瑟丽追上得汶:“你想从他那儿得到什么?”“我认识他。”得汶对她说。刚看到时,得汶以为又是一个惊人的相似,毕竟,乌鸦绝壁的每个人在这个时代都有个长得一样的,伯爵恩为什么不是呢?直到得汶想起伯爵恩662岁了,那就意味着现在,1552年,他在二十一世纪还活着,得汶看到的这个土地神不是长得和得汶一样的人,是伯爵恩本人。“我有理由怀疑他和伊泽贝尔是一伙,”得汶对盖瑟丽说,“我见过他搅和一个女巫的又大又深的敞口锅,召唤着鬼魂,他和她是一伙的,我知道。”“那么我们应该告诉我父母和其他夜间飞行的力量,”盖瑟丽建议着,拉着得汶的紧身上衣让他停下。他靠近她,“怎么了?你能抓着飞猴子的翅膀绕一圈,可你还怕一个小土地神?”盖瑟丽恼怒了。“我不怕,得汶·马驰。”“那么跟我来。”“我会的。”“好。”他们继续追赶,得汶猜想在这儿看见伯爵恩不只是偶然的事儿,他想发现他在这儿和伊泽贝尔的联系。实际上,得汶开始确信伯爵恩可能就是那个带伊泽贝尔这个叛徒来乌鸦绝壁的人,就像西蒙以前带那个疯子来一样。伯爵恩想用拼死的方式得到西蒙想要的力量,他只能通过帮助一个叛徒打开地狱才能获得。“他去那里了,”盖瑟丽说,“客栈后面的门。”得汶也看见他了。他去拉伯爵恩刚才毫不费力地打开进去的厚厚的橡木做的门。“他们太有劲了,这些小家伙,”得汶对盖斯丽说,“可我们有魔法,土地神们没有,请站回来。”他威严地挥挥手,想让门打开,可门没动。“不压着它力量不会起作用。”脑子里的声音提醒他。得汶意识到他在和魔鬼的战斗中看到的盖瑟丽的魔法很灵巧,他希望用他自己的魔法也让她目眩。“要我试试吗?”她问道。“不用,”他想用自己的力量拉开门。“不用魔法那些东西更好。”开了门,他们溜进黑暗的房间。得汶尽力四处看着,“希望有个有电筒。”“你需要光?”盖瑟丽问道。她咬了咬手指头,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百支蜡烛,每个都闪烁着金色的光亮。得汶回头看着她。“你是怎么弄出来的?我的力量可没这么可靠。”“你必须实践,得汶·马驰,现在警惕点儿。”烛光显示屋里只有装啤酒的木桶。只有一个门通向房间,所以伯爵恩不可能走另一条路。“他是个很狡猾的人,”得汶说,“如果他藏在其中的一个小桶里,我不会感到惊讶的。”“如果他在那里他出来得烂醉如泥。”盖瑟丽说。得汶集中精神。对盖瑟丽来说,只是咬着手指就会突然带来光明很容易,可作为一个夜间飞行的力量,会的比魔法更多。那就是爸爸常说的敏感———你得有主意、思想和冲动。“是的,”头脑中的声音告诉他。“留意你的想法,不要只看眼睛看到的东西。”“在那儿下面,”得汶突然指着一个倒过来的桶说,“把它们滚走。”盖瑟丽按他的话做了,桶后土制的地板现出一个带着青铜铃的木制地板门。“一个入口。”盖瑟丽气喘吁吁地说。“可我没感觉到热,也没有压力。”得汶说,“不会是个地狱。”“那可能是什么呢?”“只有一条路能找到。”得汶说道。他把手伸进青铜门把手,突然拉动门,但它太重了。他不敢再用魔力,怕还是不管用。盖瑟丽过来帮他。他们一起把门弄开。出现了一个黑洞,下面是个隧道。“土地神是下到这里了吗?”“是的,”得汶对她说,头脑里的声音也为他证实着,“我得跟下去。”“别一个人去,你不要。”“盖瑟丽,我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我什么也不会失去的。我不是这个地方的,我不属于这里,可你———你有父母、朋友、整个生活都在这儿。”她的倔劲上来了。“我是夜间飞行的力量的魔法师。”得汶忍不住笑了。“没错,你是。”她就像塞西莉,一点儿也不差,这提醒得汶,不管有没有魔法,塞西莉也是夜间飞行的力量血统的后代。他们开始下了隧道。它像是一个温柔的天使在土地上钻的孔,可他们绝对是向下的。它一开始很窄,走着走着就越来越宽了。不想让伯爵恩察觉他们接近他了,他们还是在黑暗中前行。“如果这不是个地狱,”盖瑟丽低声说,“它是怎么建造的呢?什么东西能用这种方式穿过去呢?”“一个土地神能,看。”他让她看隧道边上粗糙的表面,“你没见过矮子的指甲吧?比石头还硬呢,他们只用他们光秃的手就能够建筑像这个一样的矿山穿过北欧。”盖瑟丽发抖了,“土地神给我了一个提醒。”她说。“什么提醒?”她笑了起来,“我脑子里的声音让我告诉你‘爬行’”。得汶傻笑着。“看我们彼此才让认识了一天,我们交流得多好。”盖瑟丽正要接着说,突然被分散了注意力。“看那儿!”她低声说,“前方的上面。”得汶看见一个微微摇曳着的光,一定是伯爵恩。土地神停在了隧道的一个更大的空地上。得汶等到离他后面只有几尺远时才叫喊出来。“伯爵恩·弗克比亚德!”土地神慌乱得几乎弄掉蜡烛,半天才回过神儿来。他四外转着,拿蜡烛照着他们的脸。烛光后面他的小眼睛惊恐地望着他们。得汶意识到伯爵恩并不认识他。当然不认识———他们还没见过面,他们认识那一天是从现在开始的五百年以后的一天。可得汶渐渐明白了,在那个命中注定的日子里,在乌鸦绝壁的覆盖着冰的马路上,土地神恰好知道他是谁,因为他们过去在这遇见过。“我们是夜间飞行的力量,”得汶对他说,“我们命令你说出你做的事,我们在街道上叫你时你为什么不停下?“尊贵的先生,伟大的女士,请你们原谅,可我被今晚的目的弄得如此精疲力竭———你们一定理解。”得汶看着盖瑟丽,然后又回头看看伯爵恩,“你在说什么?”恰在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一个唧唧的声音———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蝙蝠落在了他们前面的隧道的声音。“不!”伯爵恩说,“她来了!”“谁来了?”得汶问。伯爵恩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女巫。”“伊泽贝尔?”伯爵恩点点头。“那么你和她是一伙的!”“不,好先生,当然不是。我被伟大的塞莱道哥·埃皮·格鲁菲德吩咐在这儿和她碰头,你一定知道吧?”“谁是塞莱道哥·埃皮·格鲁菲德?”得汶低声问盖瑟丽。“当然是个非常重要的夜间飞行的力量,”她对他说。他嘀咕着:“嗨,我没去你们专门的夜间飞行的力量学校,记得吗?我读书的学校没教过魔法。”伯爵恩心烦意乱,“哦,为什么你也来了?如果她看见你,一切都完了。”得汶转向盖瑟丽:“你能让你自己变得别人看不见吗?”“我当然能了,这是威格拉夫教我的第一个本事。”“那就变吧。”他俩立刻都从视线中消失了。也就在这时,伯爵恩惊恐地从他们那儿转过身来,看着蝙蝠从隧道飞到视线里。得汶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蝙蝠慢慢地变成一个女人,伊泽贝尔这个叛徒,穿着一个绿金色的打着旋儿的斗篷。得汶盯着她的脸许久,还有她的黑头发,黑眼睛,她惊人的美丽。他明白他可能一直都知道,可他从不愿意承认。伊泽贝尔就是莫嘎娜。请继续期待《邪魔女巫》续集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pt电子游戏官网
相关文章

企业动态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正确的倍投6种方法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